首页 > 娱乐 > 艾小羊:被踢的池子与越撕越红的姜思达:年轻人为啥忘恩负义?

艾小羊:被踢的池子与越撕越红的姜思达:年轻人为啥忘恩负义?


脱口秀艺人池子,跟一手捧红他的笑果文化撕了,连上了几天热搜。

惊天动地的程度,在我的印象里,能与之媲美的是上次《奇葩说》辩手姜思达与老奇葩的“精彩表演”。

有意思的是,生于1995年的池子,与生于1993年的姜思达,不久前,刚在姜思达的节目《仅三天可见》里,相处了三天三夜。

池子说姜思达找他录节目,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感觉姜哥是个不错的人。

姜思达则羡慕池子身上的放松,说自己面对镜头会考虑如何做到周全、逻辑严丝合缝,池子则完全无所谓。

说实话,我也挺羡慕池子。与我们这些从小背负父母沉重的希望,在高考独木桥上拼杀到差点抑郁,才终于过上普通生活的人相比,池子,算是非传统中国教育下的一颗“歪瓜裂枣”。

池子的父亲画油画,有传言他是富二代,被池子否认了。他也确实没花家里钱,去折腾国际学校或留学那些事儿。相反,同龄人大学还没毕业,池子已经自己赚钱了。

全家在他7岁的时候,从河南移居北京。他自幼顽皮,头带反骨,老师的话基本不听,喜欢接话岔,话密,但又不是跟谁都自来熟。

在池子的自述文章里,他说“我妈老打我,我能活到现在,不容易”。虽然也挨打,但父母相对开明,只要池子想做的事,基本都从了他。

他从中学开始,就不信任发型师了,自己剪头发。头发慢慢越留越长,在一般家庭,这哪像个孩子。但在池子家,因为池子爸爸的头发,比池子还长,“全家就我妈头发最短”,倒不觉得另类。

池子高三打篮球崴了脚,休学在家,从此再没走进过校园。高考前,他在家自学,想考北电导演系,没考上,本来有机会上别的大学,他放弃了。

“我当时想,既然是艺术,在学校学虽好,自己学肯定也可以,甚至更自由。而且我觉得学艺术很看天赋,你真可以的话,怎么学都可以,否则在学校学几年也没用。”(池子《有人送我西兰花》(正午))

象池子这样的人,在传统教育里,肯定会被定义为“不爱学习”。这只能说明我们的传统教育,对学习的理解过于狭隘。

事实上,池子兴趣爱好特别广泛。轮滑、滑板、跆拳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说唱、电音都学过,他还练硬笔书法,学过做法餐。

▲池子写给李诞的卡片,现在能写这种钢笔字的年轻人,应该不太多了。

高考结束后的两年,池子没读大学,在家把能学的、有兴趣的东西又学了一遍。

顺便陪伴他母亲人生的最后一程。当时池子的妈妈患脑癌,反复发作,池子每天给妈妈做饭。

目睹至亲走完人生最后时光,给池子最大的震憾或者说领悟,是让他比别人更早地明白了,人要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活,不然在最后弥留的时候,“就跟疯子一样”。

姜思达说,人如果一想通,到最后啥救都没有,就会自在。

自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大多数人的不自在,无非是因为功名利禄、传宗接代。你放不下的东西越多,越不自在。

生命的过程本身,是一场隐形的交换游戏。虽然不知道骰子在谁手里,但冥冥中肯定有一双翻云覆雨手。你想要的东西越多,你被那只隐形的大手,拿捏的越紧、越难自在;你如果追求自在,就要放弃拥有。

这样想想,人生真是太特么公平了,完全没什么槽点。唯一可吐槽的,也就是你自己的那点放不下。所以抱怨这种东西,在智者眼里,就是你想拥有却不想交换,你贪心,才心生不平。

李诞称池子为“脱口秀天才”。

池子在家赋闲两年后,在网上找工作,本来想做DJ,找一些视频来学,顺便看了一些美国脱口秀视频,觉得有意思。

2015年3月,他看到北京脱口秀俱乐部创始人西江月的视频,知道他们在招演员,决定去试试。

池子从小话密、爱开玩笑、爱接岔,没想到这个让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被罚站的缺点,20岁后,成了他养家糊口的才华。

2015年7月,正在为东方卫视的《今晚80后脱口秀》四处网罗段子手的李诞,看完池子的表演,立刻问他要了微信。两天后,李诞打电话给池子,请他去上海面试。

从此,李诞跟池子,成了脱口秀界最红CP,在过去的4年多,基本上是李诞到哪儿,都带着池子。

李诞不爱管人,池子不爱被人管,但如果公司想管池子,派李诞去准有用。

然而李诞跟池子,又有本质的不同。

李诞是表面荒诞不经,内里入世入俗。

当年,他以段子手身份,跟男文青王建国一起加入《今晚80后脱口秀》。无论李诞还是王建国,都没有意识到这是改变人生的机遇,他们的想法就是赚点钱,继续养自己的文学梦。

如今,王建国还想着写小说,李诞却已经跟自己的文学队友蒋方舟“划清”了界限。

每个人,从有志青年走向世俗中年,往往不是岁月一天天的打磨,而是迎面到来的一件小事,忽然之间,让我们长大。

李诞的那件小事,是他在南方报业集团实习的时候,在电梯里听到同事利用工作之便,为自己搞春运火车票。

那一刻,对文字、理想、公平、正义的期待,在少年气的李诞身上坍塌了。原来,混浊才是世界的主旋律,他决定融入其中。

事实证明,这个聪明的年轻人,决定拥抱世界以后,确实过得舒服多了。

李诞借用李小龙的那句“Be water, my friend”,解释自己的这个转变。李小龙的本意,是说“水,拥有最柔软、多变的力量”,放到李诞这儿,其实很好理解,就是“随波逐流、顺流而下”。

人们为什么喜欢看到一个年轻人,早早放弃抵抗、与世界和解后,过上“想去哪儿拍就去哪儿拍”的生活?

因为他是大多数的我们。

岁月这把杀猪刀,刀刀见肉留下的不仅仅是岁月的风霜,更会无情地阉割我们的棱角。23岁时,扬言不婚不育的年轻人,至少有90%,到了32岁,或者已婚已育或者被逼相亲,他们的容颜尚未改变,心里却有风霜。

池子生命里的那件小事,是当下,与笑果文化的分歧。在这件小事面前,他做出了与李诞相反的决定。

脱口秀,甚至一切喜剧形态的最大魅力,恰恰在于它对这个世界的冒犯。

网传被踢出群聊之前,池子在公司群里发表了对于脱口秀的看法:

我做脱口秀的朋友们,我心疼你们,因为脱口秀的内核的那个东西,我们知道是什么,还要被逼装作不知道,这很可悲。我们曾经摸到过脱口秀,那是好东西,不要被驯化,不要放下,得奔着去。咱们的路还很长,要是走错了,就更长。

池子还是那个池子,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然而,明眼人可能都知道,中国脱口秀的路,十有八九跟中国摇滚的路,一样长。

李诞一夜之间,决定“be water”,池子花了一年时间,决定“be myself”。

2019年1月7日,池子宣布不再参加《吐槽大会》第四季;2020年1月9日,池子开撕笑果文化,正式解约。

有人说池子离开笑果以后,前途渺茫。这种声音似曾相识,当年姜思达离开米未,也有人说过。

客观而言,笑果肯定是棵不错的大树。不管《吐槽大会》是不是越来越难看,笑果文化作为出品方,已经跻身独角兽公司,估值30亿。

在利益的世界,从来都是钱说了算,顺资本者生,逆资本者亡。

但人这辈子吧,如果眼里只有利益,可能很多选择都没法儿做,只能憋屈着。所谓没钱可怕,没选择更可怕;人努力是为了赚钱,更为了赚选择、赚自由。

如果已经赚到钱的人,还只能“be water”,不能“be myself”,大家可能再也不相信钱了。

与同龄人相比,池子肯定是“英年早富”的那一小撮。

池子离开笑果,于他而言,或许意味着一段时间的沉寂,但对于这个有才华的年轻人来说,沉寂过后,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值得期待。

正如今天的《奇葩说》已经没有惊喜,姜思达的《仅三天可见》却让很多人看到了不一样的谢娜、于正、柳岩、包括池子。

姜思达说,我不在乎客观。

在全社会,正在变成一锅热气腾腾的鸡汤的时候,有人选择离开好乘凉的大树,离开已经到手的资本,be myself,我觉得是件好事。

一直走上坡路的人,固然令人敬仰,但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告诉你,付出了什么,才与命运交换出这往来不断的“好运”;在这个进击的时代里,勇敢地选择下坡路,或者愿意停下来,想想未来的人,因为稀有,而更值得被尊重。

他们的存在,维系了社会的多样性。而罗素老先生早就说了,须知参差多态,方为幸福本源。

中国的80后、70后,可能真的穷怕了、卑微怕了,所以特别容易鸡血上头,不敢放弃。

我们透支身体,甚至透支家庭幸福,去拼事业、拼财富、拼声名,能随随便便就被一篇标题为“时代抛弃你”、“同龄人抛弃你”的文章打倒。

有时候我忍不住想,我们这么拼,到底为什么?你再拼,你的生活也不会完美;你再拼,该没有的安全感,还是没有。

或许,每个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存在这样一个空间焦虑的阶段。

玩命拼搏的一代人,用自己的脚步踩出一条失败之路,告诉后来者,所有人打了鸡血拼命赚钱的结果,并不是全民幸福,只是剧场效应——

当前排的人站起来,后排的人也必须站起来,而更后面的人,只能站在椅子上。

然而,无论你多么努力,这世界的秩序依然是,有人活在前排,必然有人活在后排。

70、80后恰好踩中了这个点位,是时代潮流更迭的必然命运。但愿成长在物质相对富裕时代的90后、00后,拥有更多be myself的机会。

希望有一天,这个大剧场与她的观众们,能慢下来、坐下来。如朱光潜老先生说的:在安静中,找到生活的趣味。

到了那时候,价值观不再单一,每个人都有更丰富的选择;人不一定更富有,但应该更有福。这样想想,还是要为头带反骨的年轻人喝彩啊。

关于本文

● 作者: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活成自己就好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020.com/186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