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时尚 > 瑞士手表,就要被苹果打败?

瑞士手表,就要被苹果打败?


引子:瑞士航班上曾有这么一句广告:“像买瑞士手表一样,不会出错。”(Like shopping for a Swiss watch,hard to make a mistake.)


提到瑞士,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手表和军刀。两者的背后,是瑞士世界一流的制造业水平。瑞士人口只有857万,至今却有28个诺贝尔奖得主,全球比例最高。瑞士的制造业以善于科技创新而闻名,尤其是瑞士的精密机床,品质可靠,畅销全世界。


瑞士对本国制造的产品有严格的原产地要求,即只有保证60%以上零部件在瑞士出产,才能使用“瑞士制造”的字样。近年来,更有不少公司呼吁将这一比例提高到80%,以避免代工商钻空子。


“瑞士制造”声名在外,作为瑞士传统制造业最高水准的代表,瑞士手表自然成了全球的紧俏产品。


为何欧洲人热衷于制造手表?


腕表的诞生,与欧洲人的航海密不可分。罗盘只能辨认方向,一艘航船只有装备上精密的计时器,才可准确辨认经纬度。


例如,船航行到大洋中央,每天旗杆影子最短的时间,便是当地正午十二点。如果此时钟上显示的伦敦时间为下午两点,也就意味着此地经度为西经30度(伦敦经度接近于0度,每相差一小时,经度相隔15度)。相应的,只要能测准日照时长,就可以知道航船所在纬度。


这也解释了为何在15世纪地理大发现时代,欧洲人对钟表制造的狂热。为了制造出便携精准的计时器,多少欧洲科学家耗费一生心血,英国王室更是开出重金悬赏制表师。


到了16世纪,怀表、腕表的制作流行开来,一批受宗教迫害的新教教徒(胡格诺派),从法国流亡到瑞士日内瓦,据记载,这些移民当中,有1554人是制表师。这些匠人从此开启了瑞士的制表辉煌。


在地理大发现的推动下,瑞士的制表业迅速发展。同时,加尔文的新教改革禁止信徒佩戴珠宝,但是佩戴手表,却被认为是文明高雅的行为。佩戴手表在欧洲蔚然成风。


16世纪之后,瑞士的珠宝商纷纷转行制造手表,经过二三百年的努力,瑞士制造的手表,世界知名,也诞生了一系列知名品牌。


瑞士制表师的创业路


大西洋手表,是瑞士品牌手表的元老。


1888年,瑞士人爱德华·卡默尔(Eduard Kummer)在贝特拉赫(Bettlach)创立了大西洋表业(Atlantic Watch Company Ltd)。卡默尔是瑞士制表业的奠基人之一,他曾辗转瑞士各地多年,积累制表技艺,并最终将这些技艺应用到大西洋手表的开发上。


公司很快发展壮大,从早期15到20人的作坊,成长为19世纪末,拥有720名雇员的名企。贝特拉赫也因此成为瑞士制表业的核心。


大西洋表业早期厂房 Bettleach,Grenchen

大西洋表业,最早的名字是EKB(Eduard Kummer Bettlach,卡默尔和家乡名字的首字母缩写),随后更名“大西洋”。大西洋的商标独具匠心地采用了锚和罗盘指针组合,以凸显其计时精准、行业领军的形象,同时也暗示了大西洋悠久的历史,与航海有着深厚渊源。


大西洋表业在创业早期,一直是浪琴、雪铁纳等众多瑞士手表的配件供应商。1932年,大西洋推出了自己第一款带有秒表功能的防水腕表,成为世界最早几家掌握防水技术的制造商。


Seaport系列


1950年代末,大西洋率先研制出了快速调表功能,即现在常见的拔出表冠调节日期,这一专利使日期调整速度比先前快了52倍!遂成为制表业的奠基性技术。


当然,大西洋对制表业的贡献还不止于此。


大西洋最早推出了钛合金连体表壳系列(Nautilus)。

大西洋最早推出了水下一千米防水手表。

大西洋最早采用了防刮擦的耐用表壳。

大西洋是最早一批生产自动上链手表的制造商。


瑞士手表的三次危机


当然,瑞士手表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任何行业一旦形成规模,都难免遇到竞争者,从而遭遇变革和洗牌。


19世纪中下旬,一个名叫琼斯的美国人(Florentine A. Jones)看到了瑞士手表的商机,从波士顿专门跑到瑞士沙夫豪森(Schaffhausen),创立了如今著名的万国手表(IWC)。



琼斯引进了美国规模化的流水线作业,使手表的产量迅速提升,价格却大大下降。一时间,廉价的万国牌手表充斥着19世界末的全球市场。也给瑞士手表带来第一次冲击。


当然瑞士表商迅速调整战略,选择错位发展,坚持运用瑞士传统工艺打造手表,定位中高端人群,在价格上与万国表拉开档次,又不断地开发新技术,适应市场需求。尤其在经历了一、二次世界大战,瑞士手表以其稳定的性能,耐用的军工品质和独特的功能设计,夺回全球手表制造的老大地位。


1970年代,瑞士手表很快遭遇了第二次危机。1969年,日本人推出了世界第一款石英表,从计时角度来看,石英表利用电池驱动,走时误差很小,相比于动辄成百上千的机械表,石英表非常廉价。一时间,瑞士制表业仿佛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但是很快,瑞士人制表师对“瑞士制造”的价值有了新的认识。


二百年来,瑞士手表在全球顾客心中,早已是艺术和技术的完美结合,是上流社会的身份象征,瑞士手表的功用,堪比珠宝。喜爱佩戴瑞士手表的人,不仅仅把它当做一只手表,更是将其看做一种集合制造工艺与智慧的艺术品。


瑞士手表于是在材料选取、款式设计和功能改款方面,做足了功夫。


瑞士手表,已经成为奢华低调、精工制造、艺术与传承的代名词。尽管石英表和电子表相继出现,瑞士机械手表依然保有很高的市场份额。


细节的打造


作为瑞士手表的代表。大西洋从上世纪50年代进军东欧开始,一直风靡于东欧诸国,在世界各大国家的主流城市都有销售。如今你去问波兰人最喜爱的手表品牌,毋庸置疑,是大西洋。


大西洋手表与其他手表最大的不同,不仅是过硬的制表工艺,更在于独特的风格,凸显佩戴者的不凡品味。从表壳的设计到手表的心脏——机芯,都精益求精。


大西洋主要使用的机芯有ETA、Sellita和Ronda等瑞士原产机芯。


以ETA机芯为例,ETA隶属于全球最大钟表集团瑞士斯沃琪,著名机芯品牌如Adolf Schild(AS)、Valjoux、Unitas等都属于ETA。


ETA是浪琴、美度、百年灵、梅花、Fortis、英格纳、雪铁纳等著名手表商的供应商,更有一些生产商的自产机芯(in-house movement),其实是在ETA机芯基础上,做出一些改良,如欧米伽、万国、豪利时、帝舵、雷蒙威、泰格豪雅等品牌。



ETA机芯在金属切割,装饰珠宝选取等细节上,都非常到位。一些复杂机芯的制造,依然只能通过手工完成,相对造价较高。


大西洋的Worldmaster系列使用了经典的ETA Valjoux 7750机芯。


标准的7750机芯配有25颗红宝石,振频为每小时28,800次,动能储时42小时,单向上链设计,使用与偏心螺丝原理相同的指针式微调装置,具有刻度指示,利于微调。


7750是一枚直径比较大的机芯,发条盒空间可以更大走时更长,摆轮也更大走时更稳定。


现代机械表,一半以上都装载7750机芯,该机芯也是众多品牌厂家用来改装的基础机芯。


上世纪90年代时ETA7750就已经达到了年产销量20万枚以上,可以说现代机械计时腕表一半以上都装载的是ETA7750机芯。


大西洋手表的品味


在过去130年的手表制造中,大西洋历经风浪,始终引领,适应了不同时期顾客的审美和偏好,开发出了成系列的产品,如讲求轻奢的Worldmaster、Seaflight、Seaday、Super De Lux系列;商务款Seaflight、Seabreeze等,还有一些新颖的功能表、时装用表。


无论哪个系列,作为瑞士骨灰级名表,大西洋手表由于体系化品牌战略,其辨识度很高。这一点,体现在大西洋诸多细微处的设计上。


如大西洋的表冠及其刻字相当讲究,即使从上世纪30年代,到如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细节的传承。

表盘上的铭文,根据不同时期的审美和系列,采用了不同风格的字体。



其他较为细致的辨别,在于大西洋系列的镶钻的数量、机芯铭文和型号,世界各地不少热爱者对其如数家珍。


龙达R150机芯


在引领时尚方面,大西洋从来不吝啬设计,如上世纪1950年代的World Master EXTRA,配备了FELSA756机芯,采用了连环结式表盘设计和金镶字,并镶嵌了十二颗金钻以显尊贵,堪称经典。

1950年代的World Master EXTRA


Felsa 756机芯,60年后依然崭新


如今畅销的World Master2中,我们依然能够从中找到该系列经典设计的身影:


金色的指针、镶金的时刻和标识,细节处的变色处理。

正是对细节的打磨,欧洲许多名人选择了大西洋手表。


如著名赛车手克里斯托弗,就选择了大西洋手表,他也成为了大西洋手表的形象大使。


从大西洋表的变与不变之中,我们可以解读瑞士手表一百多年来的传承和走向世界的历程。

正是对机械制造的执着,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市场需求的精准把握,成就了瑞士手表的成功。


诚然,瑞士手表正在遭遇第三次挑战。2015年,苹果公司推出了苹果智能手表,可以打电话、可以娱乐、可以导航的多功能手表,似乎把瑞士机械表远远甩到了另一个时代。



2018年,苹果手表销量达到2250万只,接近瑞士手表的总销量2370万只。


但是我们只需要问一句:


你是需要一块儿独具审美,表达纯粹,可以传承百年的手表,还是一个可以打电话、听音乐的智能装备?

这是个选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m020.com/186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