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女儿成西方朴槿惠 利用真人秀成功洗白

2020-11-29 17:35:51 来源:天气频道

  都知道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是依靠《学徒》这个真人秀才走进大众视野,并借此开启人生权力巅峰之路。没想到,他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也靠着综艺节目成功洗白,并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也许,这个在美国房地产界、时尚界享有名声,被奥普拉盛赞为”21世纪年轻女性的新典范”的伊万卡,将成为西方朴槿惠。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伊万卡·特朗普

  不可否认,她的出现,对特朗普的总统选举助益良多,漂亮、自信、优雅、从容等女性形容词成为她的标签,也成为滋养心灵鸡汤的温床,关于她的励志故事充斥网络。

  区别于特朗普的“疯疯癫癫”,伊万卡显得冷静成熟,在种族主义、女性权利等政治议题上处处为口无遮拦的父亲打圆场,争选票,处理手法成熟的和特朗普判若两人。

  但是她又是对父亲特朗普极度痴迷的一个人,你读她的自传就会发现伊万卡的成长、择业都深受父亲的影响,自传中每一句话都透露着对父亲特朗普的赞誉。那是2008年出版的一本书,远没有参杂进今天的政治言辞,因此更像是内心真实的写照,伊万卡也一度被称为“小特朗普”。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父亲特朗普就任总统,她也亦步亦趋,正式宣布弃商从政,努力适应白宫新角色。随着特朗普第三任妻子宣布不入住白宫,她也将会代行使“第一夫人”角色,深度参与政治。

  她从高中时代的兼职模特到川普集团的房地产新秀,再到创立自己的时尚品牌,伊万卡一路走来深谙父亲特朗普的精髓,在利用媒体和输出个人品牌两方面深耕细作,成功跨入白宫大门。

  这两项技能对她成长成名至关重要:先利用创业真人秀《学徒》及其衍生节目《名人学徒》成功将自己洗白,将她的形象从模特、富二代转变成独立、有进取心的年轻企业家;后将自己的名字授权给他人,创立珠宝和时尚公司,开出自己事业的“第二春”。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真人秀《学徒》和《名人学徒》成功洗白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过去大家对我们的认识不外乎唐恩是我爸的长子,而我则是名模,而现在拜这个节目所赐,我们凭着自己的本事被定位成事业有成的年轻企业家,同时也是精英团队的灵魂人物。在节目中露脸对川普集团造成很大影响,一夕之间我们兄妹跻身为管理高层之列,也就是说,社会大众开始意识到我们所扮演的角色。”

  这是伊万卡在其自传《TheTrumpCard-playingtowininworkandlife》对真人秀节目《名人学徒》(CelebrityApprentice)给自己和家族带来的变化描述,这个节目是风靡全美的创业真人秀《学徒》的衍生节目,她作为节目主持人全程参与。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名人学徒》(CelebrityApprentice)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曾经也是《学徒》的主持人,这十四季节目将曾经失意、濒临破产、饱受指责的特朗普成功洗白为一个自信、健康、富有的成功商人形象,将他的事业再次推上了巅峰。尝到甜头的特朗普制作了衍生节目《名人学徒》,让伊万卡和唐恩参加,成功将他们的公共形象再次洗白。

  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外界对伊万卡的印象是模特,一个头戴光环又容易遭受指责的职业,进入模特这一行时伊万卡才十四岁,还在寄宿制学校乔艾特中学读书。

  伊万卡字自传中透露从事模特行业的原因,一是受不了寄宿制学校乔艾特中学单调、枯燥的小镇生活,想要去大城市看看;二是在时尚圈可以摆脱父亲特朗普的影子、独立开展事业。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伊万卡的模特生涯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事实上她从来没有全职做过模特,一直是边读书边兼职,因此没有挣很多钱和积累多大的名声,赚来不多的钱三分之一买股票、三分之一买债券、三分之一存现金,在本科华顿商学院毕业之后就停止了模特工作。

  现在人们外界流传的各种版本故事,更多地像是名人成名后的杜撰或者误传。

  伊万卡并不是一毕业就进入了川普集团从事房地产,而是先在一家名叫森林城市拉特纳的房地产公司工作,成为其开发团队的第十三名成员,领着5万美元的年薪。

  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薪水,要知道此前伊万卡作为模特参加一场活动的费用都不止于此,她的许多沃顿商学院同学的起步年薪都在十万年薪,唯一对她有诱惑的可能是先从这家地产公司锻炼一下,然后进入父亲特朗普的公司大展拳脚。

  在她二十四岁那年,也就是森林城市拉特纳公司工作不到一年之后,伊万卡实现了她的规划,直接进入川普集团管理层,担任开发部副总裁,一路顺风顺水做到集团副总裁。

  到这里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参加节目之前,伊万卡给外界的印象就是模特和富二代,因为除了有一个好爸爸,可以在川普大厦68层边喝咖啡边欣赏纽约的天际线之外,伊万卡在特朗普集团没有尺寸“战功”。

  经过《名人学徒》和《学徒》的节目包装,伊万卡和特朗普都被洗白了,川普集团也再次开始起飞,疯狂扩展。美国CorcoranGroup有项调查显示,因为这些节目,川普的品牌比竞争对手价值高35%,拥有这个优势,足以把对手远远甩开。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随着节目在海外一百多个国家的播出,伊万卡和川普的品牌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促使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地产项目迅速推动实施,以巴拿马的一个建筑案为例,售价足足增长了3倍。

  伊万卡也凭借这些迅速推进的建筑案积累了足够的业绩,成为节目中一而再再二三宣传的点,反过来这些宣传又促进了川普家族的生意,如此良性循环下去

  。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输出个人品牌,建立珠宝、时尚公司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如果说,上面所说的是伊万卡从她父亲特朗普那里学会如何利用媒体让自己完成的升级,那么接下来,伊万卡要向特朗普学习的就是利用这个品牌变现,输出商业价值。

  与她父亲特朗普利用个人品牌四处做代言、接广告等形式不同,伊万卡选择自己创业,而且是她擅长的时尚领域,那年她二十六岁左右。

  伊万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自己创业的珠宝公司IvankaTrumpFineJewelry,但实际上她并没有付出很大的价值,她找了一位名叫莫西·雷克斯的珠宝家族富二代作为合伙人,这个家族是全世界最大的裸钻供应商,莫西本人在麦迪逊大道上也有一家珠宝店,但是生意有点糟糕。

  就这样,他们一个人输出品牌,一个人具体做钻石生意,将这个定位于年轻女性轻奢珠宝品牌带到大众面前。

  2012年,伊万卡在此将自己的珠宝生意衍生到服装、包包、香水、鞋类领域,联手G-III服装集团(G-IIIApparelGroupInc。),签订的授权合约,生产个人品牌的运动服装,礼服、西装、职业套装、睡衣、内衣等,率先在北美地区上架。

  这又是一个品牌输出的经典案例,据说伊万卡品牌的这些用品每年销售额能达到1亿美元,而伊万卡能从中分得利润的大部分。有意思的是,虽然特朗普放言制造业回美国,但是伊万卡旗下时尚品牌很多都是在中国代工生产的。

  目前,为了防止生意可能会干扰父亲的政治活动,伊万卡已经宣布将正式辞去她在特朗普集团执行副总裁和同名时尚品牌负责人的职位,外界都猜测时尚品牌会受影响。

川普之女变”西方朴槿惠” 成为具野心的“第一女儿”

  但是我们反而认为,伊万卡的行为不仅不会有负面影响,反而会增进这些企业的知名度,要知道在去年7月至10月期间,IvankaTrump品牌的搜寻量同比增长超过335%,因此本来就属于品牌输出方式合作的品牌会因此更加受益。

更多>

推荐文章